性侵害:合意性交 的標準?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1781號刑事判決

分享這篇文章給你愛的人吧:

最高法院110年度台上字第1781號刑事判決,對 性侵害 案件,做出了具有重大意義、極大參考價值的判決:

依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施行法 ,任何人要與他人發生性關係之前,必須要得他人「 明示同意 」才可以,否則就是違反意願的 性侵害 犯罪行為,且不可以因為被害人案發當時未報警、求救、驗傷,而認定有 合意性交 之意,讓我們看看判決內容:

性侵害

案件背景,A男 性侵害 B女,B女未立即報案:

A男B女原為男女朋友關係,但A男以取走被害人(B女)所持用行動電話後,就以暴力強迫B女與其性交,並在性交過程拿行動電話作勢拍攝B女裸照,並向B女說要將兩人性交照片傳給B女的丈夫C男看,以強迫B女與強制性交。本案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本案2審法院)以此認定A男成立刑法強制性交罪 ( 性侵害 )。

A男不服,上訴最高法院,並以B女為何案發當下沒求救、立即報案及蒐集證據等事由,辯稱A男B女是兩情相悅下發生性關係,作為上訴理由。

最高法院最後以A男的上訴理由無視被害人並非「自願地」參與性交行為,是漠視其「性自主決定權」,判決駁回A男上訴,全案定讞,A男最後有罪確定。

最高法院宣示「性自主權」的內涵:

刑法第16章妨害性自主罪章 ,所保護法益為個人 性自主決定權 ,即個人享有免於成為他人性客體的自由,可依其意願自主決定「是否」、「何時」、「如何」及與「何人」為性行為,此乃基於維護人性尊嚴、個人主體性及人格發展的完整,並為保障個人需求獲得滿足所不可或缺的基本權利。強調「性自主決定權」即「性同意權」,意指任何性行為都應建立在相互尊重,彼此同意的基礎上,絕對是「No means No」「only Yes means Yes」,即「說不就是不!」、「她(或他)說願意才是願意!」、「沒有得到清楚明瞭的同意,就是不同意!」。

換言之,要求性主動的一方有責任確認對方在「 完全清醒 」的狀態下「 同意 」(但排除對未滿16歲、心智障礙、意識不清、權力不對等或以宗教之名行誘騙之實者)之行為,鼓勵「溝通透明化」並「尊重對方」。

性侵害
合意性交的判斷

最高法院 強調:一方的沉默「不等於」同意:

因此,對方沉默時不是同意,對方不確定或猶豫也不是同意在對方未同意前之任何單獨與你同行回家或休息,只能視為一般人際互動,不是性暗示,又同意擁抱或接吻,也不表示想要性交,即對方同意後也可反悔拒絕,無所謂「 沒有說不行,就等於願意 」或有「 半推半就 」的模糊空間,避免「性同意」成為性侵害事件能否成立的爭議點。

 

最高法院認為,不能因被害人事後沒立即追究,認定當事人間有合意性交的意思:

猶不得將性侵害的發生歸咎於被害者個人因素或反應(例如:不得將被害人穿著曝露或從事與性相關之特殊行業等作為發生性行為的藉口,或指摘被害人何以不當場求救、立即報案、保全證據,或以被害人事後態度自若,仍與加害者保有曖昧、連繫等情狀即推認被害者應已同意而合理化加害者先前未經確認所發生的性行為),卻忽視加害者在性行為發生時是否確保對方是在自願情況下的責任。

 

最高法院的見解值得肯定,地檢署及下級審法院應遵循:

性侵害案件,常常讓檢察官、法官頭痛,因為案發當下,多數情況下,只有犯罪者跟被害人2人而已,因為缺少物證,檢察官認定不起訴、法院判無罪時,以被害人案發當下未報警、求助或保全證據(例如:驗傷、採集體液等)。

但是,案發當下,加害人獸性大發時,往往語帶恐嚇或威脅,被害人為確保自己的生命安全,不敢出聲報警、求救,所在多有。而被害人屈從下,不見得有外傷可以去驗。又被害人被性侵時,會覺得很噁心,而會立即把身上的衣物換掉並洗澡,去除所有加害人的體液,如此等於是把證據都滅失了。

然而,儘管如此,仍然有案發後被害人的求助記錄(例如:向地方政府家暴及性侵害防治中心的報案紀錄、向家人或朋友傾訴)、案發後跟加害人的對話記錄,可以參考。

在不起訴書或判決書上指謫被害人怎麼沒有當下就向第三人求助,是沒同理心,同時對被害人二度傷害的。

好在最高法院有做出此判決,希望司法機關可以遵循,不要有機會再造成被害者二度傷害!

萬一自己被性侵,不是件可恥的事,案發後趕快去驗傷去跟加害人的對話並留下記錄、去跟其他人求救、訴苦並留下紀錄,然後去揭發犯罪。聖經說:「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 (羅馬書 2章第6節),行惡的,會有報應的!

性侵害
萬一被性侵害,不要姑息,要趕快站出來讓加害人繩之以法!
分享這篇文章給你愛的人吧: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